办师生成长幸福的教育

第一次大革命时期的永定中学

来源: 福建省永定第一中学  日期:2010-06-04  点击:1529 

第一次大革命时期的永定中学

罗忒士

 

永定中学创办于一九二O,每年招收一班学生。到一九二四年我入学时,已招收了五班(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班)共有学生百余人,教职员十四、五人。校舍设在过去的考棚内(即今一中生活区),另新建了一座平房宿舍,一座两层的教室。这座教室是洋式的,在当时的永定县城来说是一座比较好的新式建筑。

当时的校长是卢磻丞(初璜),陈东乡人。他曾任福建谘议局议员。教务长是姜子荣,抚市人,东南大学(即后来的中央大学)毕业。教员大多数是东南大学毕业的外省人,由学校用比较高的工资和充裕的旅费,请他们前来教学。他们各有专长,富有经验,教理化的是大学理化系毕业,教数学的是大学数学系毕业,教史地的是大学史地系毕业,教图画的是美专毕业,有八人还有专门著作出版,所以教学的质量是高的,永中学生的成绩,在当时的邻近各县中是有名的。

当时,童子军在我国学校中才开始成立。永中对这一新生事物很重视,特派了一位体育教员去南京学习了半年,结业回来后,就成立了永中童子军,经常出去露营,并到龙岩、坎市、东华山等处旅行。在永中的影响下,邻近各县的中学也先后成立了童子军组织,使学生的生活,更加丰富多采。

永定中学是有革命优良传统的。二十年代初期,福建还在北洋军阀的统治之下,但永定中学的学生却已接受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。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孙中山先生逝世后,永中学生非常悲痛,立即佩戴黑纱举行追悼大会,并到农村去宣传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。过了两个多月,上海发生了“五卅惨案”,全校学生闻讯后,极为愤怒。当时在上海大夏大学读书的郑永祥由上海回来,学生请他来校报告“五卅惨案”经过。大家听后更加义愤填膺,纷纷要求抵制日货。于是在学生会会长胡资周等主持下,成立了永定中学学生抵制日货委员会,天天派学生到峰市、南门关等处及城内各商店去检查日货。过去形形色色的日货充斥市场,如今却一下子就销声匿迹了。

一九二六年校长卢智锟继任。卢是坎市人,东南大学毕业,一向是同情革命的。这时,张壮飞、苏节也回来任教。张壮飞是广州中山大学学生,苏节是厦门大学学生,他们都是革命青年。在他们的带动下,永中学生的革命运动更加蓬勃发展。他们经常到县城附近的农村,如金砂、古镇等处做宣传工作,调查农民的情况,并逐渐组织起农民协会。当时曹万顺的部队驻防在永定,他要永定派款大洋四万元,给他做军费,而且急如星火,漏夜派员到各乡去催收。永中学生听到后,坚决反对,并派学生到各地去动员群众拒绝缴款。正在双方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时候,突然一位农民被曹万顺的部队打死,这就更加激起了学生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无比愤怒,纷纷走上街头,抗议示威。永中学生因势利导,组织群众把死者的尸首,抬到孔庙前的广场,要求曹万顺严惩凶手,赔偿损失,取消派款,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等等(本来要把尸首抬到县府的,因大门紧闭,没有进去)。这次反对军阀的斗争,大长了学生和革命群众的志气,大灭了军阀官僚的威风。虽然枪杀农民的事件后来还是不了了之,但催收派款却比较松下来了。(注:包宏澍在《永定一中沿革》文中记述:“学生邹才富被曹军打死”。)

一九二六年十月北阀军在东路总指挥何应钦的率领下,开始入闽了。当时驻在永定的军队是周荫人的部队,原来他们已经进至广东的大埔三河坝一带,因为听到北阀军已经打来,所以就慌忙把部队万余人,撤回永定。他们以为撤回永定就可以安全喘喘气了,因此,第二天,有的出去逛街,有的出去抢鸡鸭,有的还到河里去捕鱼,到稻田里去抓泥鳅,但他们没有想到就在那天下午,突然一声炮响,北阀军已经追到南门坝的对面山上。这支先头部队是由黄品梅率领的一个连,他们占了制高点后,立刻架起机枪,居高临下,掩护后续部队渡河前进。周萌人的部队,本来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草木皆兵,突然听到枪炮声,就只有纷纷逃命。他们有很多人连兵营也不敢回去,拔脚就走,所以一路上有很多士兵是没有穿军服,没有带枪,没有穿鞋的,但他们手里,却有不少人还拿着抓来的鸡、鱼、泥鳅哩,真是嗜吃如命。听说那天下午,周荫人正在午睡,他从梦中惊醒,立刻跳上马,拚命逃窜,才没有被俘。

这场战斗,时间不长,城里除永中新教室被炮弹打去一小角外(大概是想打县府)没有什么损失。枪大都是北阀军开的,周萌人的部队,几乎没有抵抗,就向湖雷方面溃退完了。下午五时左右,何应钦带着北阀军进城,永中学生有很多人出去欢迎,看到雄纠纠,气昂昂,纪律严明,和蔼可亲的北阀军,大家都感到非常兴奋。当晚,何应钦就住在永中的新宿舍里,他还带着一头警犬,形影相随。

北阀军入闽,进攻永定是第一仗。这一仗除隘岗一路主攻外,还有峰市、下洋两翼助攻。第二天,三路大军集中县城,继续追击,很快就拿下了龙岩、南平;沿海方面,也由黄岗攻入诏安,迅速向漳州、泉州、福州推进。

北阀军进入永定后,永中学生思想更加革命化了,有许多人加入了国民党,也有一些人已和共产党搭上了线。他们要求有更多的民主自由,要求对学校有更多的发言权。过去有一位舍监廖寿山(注:包宏澍在《校史拾遗》中记为廖寿珊,还担任地理教员。)对学生态度很不好,动不动就骂人,因此,同学们都很恨他。每学期开学时,同学们相见,第一句话,总是问“廖寿山滚蛋没有?”一九二七年春季开学后,大家认为廖寿山应该可以解职了,但一打听,他还照旧任职,因此大家都很不满,纷纷要求撤换他,否则罢课。毕业班则更提出如不撤换,就全班转学。结果学校没有答应,学生就实行罢课,毕业班就全班转入大埔中学。通过考试,大埔中学宣布:全班成绩都好,准予转学,并说:“永定中学学生的成绩,确比大埔中学学生强得多”。这班学生在大埔中学肄业期间,有些人加入了共产党,后来转到广州去读书,因机关被破获,有几个人险些被捕,后来逃到香港转赴厦门、漳州,返回永定。

永定中学金丰方面的学生,大部分都参加了金丰青年社。这一青年组织,是地下党领导的陈正、曾牧村、卢肇西等革命先烈都是当时金丰青年社的成员和骨干。在一九二五年前后,金丰青年社就常到农村去宣传、演戏、办夜校等,后来则更发动群众打倒土豪劣绅,如包围大溪的土劣游树垣,反对中川的土劣胡道南、洪坑土劣林蔚民、陈东坑土劣卢某等。一九二八年下洋暴动后,金丰青年社的成员,包括永定中学金丰方面的学生,绝大部分都参加了暴动,成为永定和闽西共产党的骨干。可惜一九三O年肃清AB团时,被AB团陷害,以致有许多真正的共产党员,惨遭杀害,使党受到重大损失。永定中学金丰方面的学生,如陈兆祥、游森泰、江斗山、陈锦炽等,都是在这时候牺牲的。

一九八二年五月

载《永定文史资料》第一辑(1982年)P78

扫一扫关注我们
联系我们
0597-5839627

联系人:校办室

邮件:ydyzxbs@126.com

地址: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龙岗巷23号

永定第一中学 版权所有 闽ICP备05016764号-2